3Q中文网 > 唐骨 > 第十五章 鄯城守卫战(1)

第十五章 鄯城守卫战(1)

作者:院落大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长孙皇后笑着说:“慕诗这孩子也是个倔脾气,非要做唐苑的院长,我是怎么劝都劝不住,只好让她任性,谁知道她居然满腹才华,就连国子监也被她的才华所折服!”

    李世民笑着说道:“这丫头就像一只母鸡一样,在努力守着白小子留下来的东西,不让其他人去搞坏它们。长安城里许多原来属于白小子的产业,现在不就是这丫头在背后弄的吗?还被她弄得有声有色,现在就连内府的开支都让她来作计划了,还别说,真的每个月都能节省下许多钱来。”

    李世民夫妇与众大臣在高楼上,一边喝着茶,一边在聊着天,说着说着就讲到了白棋那里去。

    长孙皇后见自己的丈夫要谈政事,于是站起身来对李世民说道:“妾身去给您做莲子羹去。”说完,便带着映娘走下楼去。

    李世民让人把最近从凉州传回来的情报全部拿了上来,交给在场的李靖、程咬金等人观看,背着手走到栏杆边上,看着下面正在与父母话别的学生。

    从今年开始,唐苑将会实行封闭的寄宿制度,上六天课休一天的假。上课的六天时间里,唐苑将会全封闭,学生的一切学习和生活都在学校里进行。

    白棋在临走前,已经把唐苑的发展计划交给了李世民,希望他能够同意自己扩大唐苑规模的做法,在桃源村靠近秦岭的那一边寻找一座合适的山头,用于修建一个更大的唐苑。如今这个计划已经完全移交给苏慕诗,由她去负责。

    白棋在计划书里提到过,希望唐苑能为大唐提供各种各样的人才。对于那些物理、化学、生物等课程,李世民从李泰那里已经得到了相对满意的答案。这些自己从未听到过的科目是探索这个世界本源的工具,更是掌握诸如风、雷、电等天神力量的渠道。这点让李世民非常的心动,像如今出现的天雷、手榴弹,还有李泰实验室里的那些奇怪的说不出名字的东西,已经让他开始有些入迷。

    只是,白棋这个小子似乎很喜欢做甩手掌柜,唐苑一开,就跑得远远的,把事情甩在背后,不管不顾了。还好承乾、青雀和慕诗三个人还能帮助自己接手这个摊子,否则还真想把那小子捉回来!

    广场上的学生陆陆续续地进了唐苑里面来,由负责住宿的老师带领他们去自己的宿舍准备入住的事情。见唐苑的大门缓缓关上,广场上的大人们也开始有秩序地安静离开,那些学生家长站在广场上,踮起脚尖,似乎想多看一眼自己的儿子,却被高大的外墙挡住,最后也只能怀着失落与兴奋的矛盾心情离开了。不多时,广场上就变得和往常一样的安静。

    李世民转过身来,看着正在读着情报信件的众人,笑着说:“这个吐谷浑累为边患,如今更是上蹿下跳,很不安分。如今,慕容伏允想臣服于大唐,不过风曲却认为这只是对方的缓兵之计,希望出兵加强各个边关的防御。你们给朕说说你们的看法。”

    李世民与自己的文武老臣子正在唐苑上,就吐谷浑是真臣服还是假认输辩论的时候,在长安遥远的西北面,老鼠带着自己的三名手下,星夜兼程地以最快的速度住鄯城方向奔去。同一时间,天柱王的信使骑着吐谷浑最神骏的龙马,几乎没有经过多少时间的休息,同样十经过一路狂奔,终于在第四天天还没未亮的时候,来到了驻扎在离鄯城附近不到五十里的吐谷浑军营里面。

    “萧将军,这是天柱王给您的信!”

    信使满脸风尘地把信递给了驻扎在这里的啸信天,疲惫地拱手说道。

    穿着铠甲的萧信天是一个中年男子,满脸的胡腮,整日被风沙吹袭的皮肤显得十分的粗糙,眼眶深陷,大大的眼睛就这么瞪着,像是随时都准备着暴怒的样子。他的鼻子有些塌下去,嘴唇很厚,身材却是非常的粗壮。

    萧信天打开来信,快速地浏览着里面的内容,看完后把信折了起来,吩咐人把信使带下去休息,之后让人把副将召集过来。

    “将军,您叫属下来有何事?”过了不久,副将从外面走进来,见到萧信天坐在桌子旁边,就躬身问道。

    萧信天把手中的信件递给自己的副将,接着说道:“你先看看天柱王的来信。名王要我们尽快在这几天对鄯城发起进攻,最好是能够把鄯城给拿下来!”

    副将也是一个中年大汉,久未修理边幅的他,同样是满脸的风尘,他迅速地把信读完之后交还给萧信天,疑惑地问道:“将军,我们与鄯城的秋老虎也打过多次交道了,这么些日子来,我们与对手从来都是势均力敌,没有谁能压得住谁。这次名王要求我们拿下鄯城,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办到啊!”

    萧信天把信放在火盆里,看着信件被大火完全吞噬直到变成灰烬,他才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心腹,缓缓地说道:“所以我才说‘最好’拿下来。名王这么做应该有他的考虑,但是我们也要量力而行。不过这次,名王的意思似乎以往更加的强烈,那么我们也就再加点力气吧,万一不小心拿下了鄯城呢?”

    萧信天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拍着副将的肩膀说道:“秋老虎与我们也很熟了,如今那些战术都是纸上谈兵的东西,唯一能用的就只有出其不意了!安排下去,今天晚上,全体攻城!”

    “是,将军!”副将给啸信天拱手,退了出去,去落实具体的细节安排。

    萧信天缓步走出屋子,看着头上天空,只见夜空如同清水洗过一般,一轮月牙挂在天上,冷冷的白色月光洒落下来,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白色的轻纱。他从怀中取出另外一张信纸来,这是夹在刚才那张被烧了的信件里面的,是天柱王特意留给啸信天一个人的信件。

    看着上面天柱王写着对自己的自己儿子萧狼的承诺,目光有些游离地看着地上的月色,过了良久才叹出一口气。

    他把手中的信纸紧紧地抓在自己的手里,把它揉成一团,起身回到房间里,这团纸扔到火盆里,轻轻地自言自语:“名王,你究竟要做什么?难道真的要反出可汗吗?希望我这次的选择是正确的……”

    吐谷浑的营地外,不时有鄯城的斥候出现,他们离营地有几里地远,骑着马在那里大胆地张望着营地里面的情况,过了好一会,营地里的那些被看得不舒服的士兵终于“啊啊”的叫了出来,马上就有几名士兵骑着马向鄯城的斥候奔了过去。

    斥候见对方出来了,笑嘻嘻地拉着缰绳,一溜烟地向鄯城方向跑了回去。这样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不是在鄯城的外面,就是在吐谷浑营地的前方,双方的士兵都已经习惯这种监视了。

    见鄯城的斥候一路奔回了鄯城里,跟在后面的吐谷浑士兵见到对方跑回城里去,只得朝着对方啐了一口水在地,然后悻悻地掉转马头离开。

    鄯城的斥候把吐谷浑营地与平日一样没什么大动静的结论报告给了自己的上级,守在鄯城的守军听到斥候的报告,也暗暗地松了口气。不到十日前,他们才与吐谷浑的军队发生了一场战斗,对方依然是想要夺取城池的那一方,自己则还是守卫城池的另一方。战斗的结果与往前一样,吐谷浑丢下一地的尸体撤退,而自己则是胜利的一方。

    只是,士兵们每次看到死去的弟兄,心里总是充满了悲伤。因为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轮到自己死去,所以他们许多人的眼中偶尔能看到一片的迷惘的灰暗。

    “打起精神来!”秋老虎带着人给守在城墙上的士兵们分发着馒头,见到一名年轻的士兵耷拉着脑袋,不断地打着呵欠,于是轻轻地一脚踢了过去。

    年轻的士兵睁开眼睛,悄悄地躲过了秋老虎踢过来的脚,迅速从对方的手里抢过白花花的馒头,也不管馒头上面还飘着热气,咬了一大口,然后被烫得脸都红扑扑的。

    秋老虎哈哈大笑,用力拍了拍年轻士兵的肩膀,看着他年轻的脸庞,认真地说道:“年轻人,要记住,从站上这里的那一刻起,你就担负起这座鄯城人的生命。所以,你的工作很做大,你的职责也很重大,请不要分心,一定要打起精神来!”

    年轻的士兵听着秋老虎的话,眼睛渐渐地有了别样的色彩,整个人的腰不知不觉地直了起来,站直了大声对他喊道:“属下知道错了,一定没有下次!”

    秋老虎笑着拍了拍这名年轻士兵的肩膀,让其他人给城墙上的其他士兵发早餐,自己站到城墙边上,看着远去的吐谷浑士兵,脸色凝重,眼睛里没有一丝的笑意。

    与萧信天打了这么多次交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很清楚。吐谷浑的营地里没有丝毫的动静,并不表示对方没有攻城的欲望或者准备。即使是十天前双方才打了一场,但谁又能知道萧信天不是在暗中准备着再次攻城呢?

    鄯城与大唐的其余城池距离较远,独自坚守在大唐的西北方,这里的士兵身经百战,却同样也让鄯城里多了不少的老弱病残。当年不少追随自己一起来到这里来的兄弟们,如今还能安在的又剩下多少?

    战争,是一座生命的熔炉,多少人把自己的生命投了进去,只是为了心中的那份坚定的信念!

    脚底下面的这面被修修补补的城墙,上面染满了许多人的鲜血,多少年来被风吹雨打,这些血渍早已经成为了鄯城城墙的一部分,再也无法洗去。

    将军百战死,马革裹尸还!秋老虎看着东方渐渐泛出来的一片鱼肚白,额头上的头发被黎明前的风吹起,享受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满怀豪情地向着长安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去继续巡逻各处防御工事的情况。

    炎热的天气是这里长年的主题,高原上的太阳极其的毒辣,鄯城上的守军基本每两个时辰就要换一批,以避免被阳光晒伤,偶尔还能看到远处盘旋的龙卷,漫天的飞沙从远方顺着风吹了过来,因此每个人都蒙上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老鼠四人把自己浑身都包了起来,在风沙中走走停停,不时观察着四周的情况,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仔细辨认着方向,坚定地向着鄯城走来。

    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他们才终于走出了小戈壁的范围,风尘仆仆地看着远方那片城池。四人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开心的表情,走了那么多天,终于到达目的地了!

    四人的马早在戈壁里的时候已经丢失,他们在原地稍作休息,补充了一下食物和水分,背着背包,快步地向着鄯城的方向奔跑过去。

    路地一处高地的时候,老鼠的眼睛突然看到了下面的黑压压的人群,于是挥出手,示意另外三名同伴停下来。

    四人趴下来向下面望过去,只见下面几里远的地方有个巨大的营地,此时里面的吐谷浑士兵正从穿着铠甲集中成队,从里面出来,准备向鄯城那边进发。

    老鼠脸色变了一下,然后与其余三人打了个眼色,四人悄悄地从地上匍匐爬行了一大段的距离,然后才快速地爬起来,之后迅速地向鄯城那边奔跑过去。

    “服了,小侯爷还真是神算啊,真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打起来了!”老鼠边跑边喊道:“快点,我们要在吐谷浑他们之前到达鄯城,把这个消息告诉那边的守军!”

    四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尽全力地向着鄯城那边跑过去。

    在他们的身后的远处,萧信天坐在马上,把自己各个身体藏在铠甲下面,只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鄯城的方向,用力一挥手中的大刀,大喝一声:“儿郎们,今晚,誓夺鄯城!”

    “喝!夺鄯城!”两千多士兵手中的长矛重重地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出发!”萧信天大喝一声,一马当先地冲了在前面,他的身后,黑压压的士兵紧紧跟随在后面,浩浩荡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