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一百零五章 repeat

第一百零五章 repeat

作者:夕山白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汰弱留强,不知道所谓的武士道和这样的思想到底有没有偏离很远,但在莫小飞看来,这位长门慎二至少是这样认为。

    力量,到底要怎么用,莫小飞早就有了定论,也不想要改变自己的初衷……可并不代表他不晓得变通。

    班长等人还没有消息,他哪里有时间继续在这里和长门家磨磨唧唧?

    “那就决斗吧。”莫小飞站起了身来,看着长门慎二手上的刀尖,正色说道:“不过,我不会用武器的。”

    “你竟敢瞧不起我?”长门慎二听罢,脸上顿时便露出了一抹怒色。

    莫小飞不愿意继续纠缠便道:“那好吧,合适的时候,我拔剑就是……不过,你真的打算就在这里动手吗?”

    “对于武士来说,不管什么地方都是战场!”长门慎二此时大喝一声,双手持刀高举与头顶之上,双脚一前一后站作了一直线,身体略微前倾,却是这样快速地移动而来。

    对于莫小飞来说……太慢。

    一个侧身,莫小飞把脚随便一放,便直接把长门慎二给撂倒在了地上。长门慎二连忙地爬起身来,只觉得脸颊火热火热,又看着前方还端坐着的父亲和叔叔,更觉得难受,“可恶!!”

    他更是一击横劈而来,似乎有些因为愤怒而乱了章法……莫小飞自是后退一步,轻松躲过……这个武士的攻击,比起龙夕若对他的训练,简直连对比性都没有。

    ——最近一直都被老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完虐,简直对人生产生了怀疑!

    莫小飞看着长门慎二此时那憋屈的表情,简直好像看见自己训练时候的模样。

    ——难不成……我其实已经变得比较厉害了?

    毕竟还有着一些的少年心性……不过他确实不愿意过多的纠缠,当下便打算直接结束这场无聊的争斗……用精神冲击吧。

    莫小飞目光锁定在了长门慎二的身上,眼神骤然一变,却不料就在这瞬间,一种失重的感觉顿时传来!

    莫小飞惊讶地往下看去,却见自己所在的地板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之间打开,下方是一个黑漆漆的大洞!

    咔嚓!

    打开的地板一瞬间再次关上,便直接把他困在了机关之下。

    见自己的对手突然之间消失,长门慎二此刻却朝着自己的父亲愤怒地看起,“我能打败他!!”

    长门老爷只是淡然道:“我们的目的不是打败他,而是抓住他。只要他能够为我们服务就已经足够。”

    长门慎二此时瞪大了眼睛,“我说!我能打败他!”

    长门老爷却冷哼一声,“退下!”

    长门慎二咬了咬牙,抓紧剑柄的手腕微微发抖,最终愤愤低着头,“是!”

    只见长门慎二直接掉头离开,长门老爷的目光才略微地收敛。一旁处,长门三郎却缓缓说道:“大哥,慎二还小,过于严厉未必就好。”

    长门三郎的身边还放着一根绳子——就在莫小飞站到了机关之上的时候,正是长门三郎拉动了这根绳子,才发动的机关。

    “我怎么教导,不需要你来插手!”长门老爷随意地看了长门三郎一样,沉声道:“你这个懦夫,给我闭嘴!”

    “……是。”

    长门三郎调整了一下坐姿,正对着长门老爷,用力地点了一下头……他是这个长门家的当家,拥有着的是绝对的话语权——整个长门家,没有敢违抗长门老爷的人。

    作为继承者的长门慎二不敢……他这个做弟弟的,更加不能。

    尽管心中诸多的不满,面对着掌握长门家大权的长门老爷,他也只能够低头。

    长门老爷此时又冷哼了一声,看着那机关的位置,沉吟道:“这个小次郎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历。刚看他和慎二之间的对决,就知道必定是一个高手……和同伴失散了,所以才来到这里吗……”

    长门三郎此时连忙道:“大哥,不管他到底厉害还是不厉害,人只要困在下面,饿几日自然就没有力气,到时候随便我们怎么收拾!就像是从前的那些反抗的外村人一样,到了最后,还不是乖乖就范!”

    长门老爷缓缓点了点头,又道:“那喜之郎一开始看来是打算私藏,要不是让人看见前来通报我的话……这人坏了规矩,你去处理了吧。”

    长门三郎点了点头,脸色却有些不怎么好看。

    长门老爷却忽然冷冷一笑,看着长门三郎戏谑道:“怎么,你的手已经如此肮脏,难道心中还留着洁净之地……不愿意吗?”

    “不……并不。”长门三郎吁了口气,站起身来:“我这就去处理。”

    看着长门三郎最终推门而出,长门老爷此时冷不丁地说道:“你应该战死在战场上的,这对于你,对于长门家,才是最高的荣耀。”

    长门三郎脸色微变,最终还是低着头,把门拉上。

    长门老爷最后还是又叫了一句:懦夫。

    他这才走到了那机关之上,脚掌用力踩了几下,发出了咚咚的声音——知道这机关绝无从下面打开的可能,长门老爷才冷冷一笑,负手离开。

    ……

    长门三郎在玄关的位置拿起了一些东西,准备出门。但这时候衣服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拉了一下。他回头看见,看见的原来是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

    如瓷娃娃一样的脸,精致无暇。

    小女孩仰起头,揉着眼睛,似乎是太困,“父亲,你去什么地方呀?”

    长门三郎有些烦躁地拍开了这小女孩的抓住自己衣服的手掌,此时看了一眼小女孩的身后,一名上了年纪的女仆连忙快步地走上前来。女仆看着长门三郎的连,隐约有些畏惧。

    “三郎大人……之前动静有些大,把鹤子小姐吵醒了,就怎么也哄不睡……”

    “快带她回去!”长门三郎沉声喝道:“你怎么照顾的!是不是平日里太安逸了!”

    “不、不是……”女仆连连道歉,直接抱起了年纪还小的鹤子小姐,赶忙地转身往走廊的尽头走去。

    长门三郎皱了皱眉头,此时屋外下了细微的雨,他更为烦躁一些,才胡乱地披上了竹帽出了门。

    ……

    ……

    咚咚——!

    听见了长上面传来的声音,莫小飞搓了搓下巴,便让自己的身体缓缓地降落着……一瞬间的失重确实让他的身体下落,只是下落没有多久,他就已经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在空气之中。

    并没有马上就破开这个机关出去,只是因为莫小飞听到了这下面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莫小飞最终感觉到了脚上传来了一丝的凉意……是水。

    这洞穴的正下方,应该是被人挖出来了一个装满了水的坑。莫小飞估算这上至下的距离怕不是有六七米高,人如果突然只见掉落的话,怕是要摔断手脚,可有了这个水坑之后,到不会受到多大的伤害。

    但这里太暗,根本找不到任何一点的光源。莫小飞因此不得不直接放弃自己的视线,转而通过声波来感应。

    龙夕若说过,念力这种能力千变万化,有着许许多多的应用——要怎么应用,就让他自己来开发。

    此时莫小飞用的就是自己开发出来的一种能力。通过敲打发出声音,而听觉扑捉这些声音。通过声音的传播,反射等等所产生的不同的震动,在脑海之中形成一切——其实就是类似蝙蝠的能力。

    于是,几下的极掌之后,莫小飞的脑海之中就形成了一副四周的立体沟通。

    他发现这里并不是封死的,至少在挖出来的水坑的旁边,还有能够落地的地方……同时,还有流动的气流。

    是门!

    在一侧存在的通道,大约三米左右的长度的通道尽头,莫小飞感觉到了门的存在。他直接走到了这门前,伸手摸去,并且敲了敲,发现这门居然是用石头打造。

    石门上有着许许多多深浅不一的痕迹,像是被利器划出——或者这是和他一样,也被长门家的人坑了一把掉下来的人留下的。

    可能也是武士,打算用武士刀劈开这扇石头门,但最终徒劳无功。

    莫小飞移了移,以自己的力气,根本无法撼动这种重量的巨大石门。他摇了摇头,索性集中精神,只感觉精神力像是被什么抽去一样,极大地消耗着,莫小飞也没有太过在意。

    只听见面前传来了隆隆的声音……这石门也在念力的推动之下,一点点地打开。终于露出了能够让人通过的空隙,莫小飞才让停了下来,同时感觉异常的疲惫。

    “这门到底有多重……居然这么累?”

    莫小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单纯地移动这扇石门,就感觉比他在宠物医院的地下训练场连续训练十个小时还要更累。

    但这石门移动之后所露出的地方,却让莫小飞惊讶起来——首先,这里已经有了光,光源是悬挂在墙壁之上的油灯。

    前方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的两侧,则是开辟出来了一间间的石室。石室完全是开放式的,以巨大粗厚的木条造成了栅栏镶嵌……像是一间间的牢房!

    莫小飞皱着眉头,看着其中的一些牢房之中,还放置着一些衣服……他甚至在其中一间牢房发现了一副白骨,而另外一个地方则是发现了大量的刑具。

    有些刑具甚至变成了朱红色……那是早已经风干了的血迹……这是刑罚!并且是曾经多次使用的刑房!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饶是以莫小飞的大胆,此时也不禁为这个地方的诡秘而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这股凉意直接从他的脚板底上升,一下子来到了他的后颈位置,莫小飞猛然之间转身,因为他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此时正在靠近着他!

    “什么鬼!”莫小飞大声一喝!

    “小次郎殿!”

    女人的声音。

    莫小飞一愣,只见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分明就是那位和自己暂时合作的女生,市寸鸠姬命。

    “女神大人,你怎么……”莫小飞认出来来者,暗自送了口气,只怪这个地方的气氛太过诡异,让他不由得紧张起来,“……你怎么在这?”

    “小次郎殿已经出来好久了,我有些担心,所以跟过来看一下。”市寸鸠姬命淡然道:“正好看见小次郎殿被长门家的当家暗算,跌落这个陷阱之中,所以打算前来救援。”

    莫小飞想了想,然后狐疑道:“那……那长门老爷他们?”

    市寸鸠姬命摇摇头道:“我并没有打算让他们看见。高天原上有规矩,我等不能随意在凡人面前展露……当然,小次郎殿力量强大,自然不算。”

    “哦。”莫小飞也没有多想,直接问道:“对了,女神大人。我请你帮忙检查一下竹子的情况,有结果了吗?到底是什么诅咒?”

    市寸鸠姬命却皱了皱眉头,“很奇怪……我已经仔细地检查过,但却未能从这村女的身上发现一点的妖邪之气。要知道,但凡是诅咒之力,必定会诞生邪恶的气息。可是这村女身上根本没有。”

    “没有?”莫小飞愕然道:“可看竹子的样子,还有这村子人的态度……分明就是有这件事情才对。”

    市寸鸠姬命点头道:“这也是我感觉奇怪的一点。因此,除了你所吩咐的那名村女之外,我又悄悄地检查了不少的村女,依然毫无所获。这些村女最多只是气息杂乱而已,但不过是因为经常与不同的男**合,沾染了些男人的气息,所以才显得混乱。”

    说到这里,市寸鸠姬命脸上隐约能够看见一些阴沉。大概是以女神的洁净之身,对于这样的‘杂乱’显得十分的抵触。

    但连女神也检查不出来……这诅咒真的这么厉害吗?

    “这里好像有人。”

    莫小飞此时却朝着一个方向看去,“掉下来的时候,我隐约地听到了什么,所以才没有马上离开这个陷阱。这里像是一个滥用私刑的地方,恐怕是被长门家暗算的受害者,我得过去看看。”

    市寸鸠姬命只是点了点头。

    莫小飞便朝着自己所感觉到的方向快步走去。

    这里大多都是牢房的构造,弯弯曲曲,也不知当初到底是怎么建造出来……而声音,也组建地清晰起来。

    越是深入,空气流动得更为的快速,吹动着两侧石壁上的油灯,火光摇曳,一人一神的影子更加是不停变幻。

    “真的有人!”

    前方尽头,赫然也是一间牢房,还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只见一道身影此时就那么坐在了地上,赫然是一个穿着灰色和服的女人。

    只是女人背对着,披头散发,根本看不出清楚模样。

    莫小飞看她双肩轻轻耸动,并且有些怪异的声音也从她的身上传来,便靠近到了栅栏前,“你没事吧?”

    咦……嘻嘻!!!

    一声怪笑!

    那女人猛然之间转身,一下子就扑到了这栅栏前方!

    借着这里油灯的光,只见这披头散发的女人污渍,根本看不清楚年岁。但她的嘴唇,牙齿上竟是鲜血淋漓!

    她的双手同时抓在了栅栏的木条之上,其中一直手掌甚至还抓住一只老鼠会……她刚才,竟然是在生吞这只老鼠!

    咦……嘻嘻!

    她依然笑着,歪着头,瞪大眼睛,眼珠子仿佛要完全凸出般,显得惊悚无比……咦嘻嘻!!

    莫小飞本能地后退了一步,正好撞到了身后的市寸鸠姬命身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你怎么了?”

    却见此刻的市寸鸠姬命,脸色有些发白,摇摇欲坠,竟是直接倒在了地上。她抬起头看着莫小飞,虚弱道:“小次郎……殿……这、这里……有古怪……我的神力正在消、消失……”

    “什么?”

    莫小飞听罢,便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昏眩,他挣扎了几下,最终也如同市寸鸠姬命一样倒在了地上。

    最后的视线。

    还是那牢房之中的疯癫女人,瞪大双眼朝着自己看来,满嘴鲜血……咦嘻嘻嘻!

    意识,开始失去。

    ……

    意识,开始恢复。

    莫小飞睁开了眼睛,并且用力地摇了摇头自己的脑袋,四周的光线甚至有些刺眼,让他一下子变得无从适应。

    他爬起身来,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离开了那庞大的地下牢房,来到了外边的林野间。

    “这里……怎么这么熟悉?”

    莫小飞一愣,却是看见前方的路上,一名少女正背着一个箩筐,忧心忡忡地低着头走着。

    莫小飞张了张口……他看见的这个少女,分明就是竹子!他进入早稻村范围,所碰见的第一个人!

    “竹子!你没事吧!你怎么在这里?”莫小飞连忙冲上前来询问。

    少女……竹子此时抬起头,惊恐地看来,并且飞快地后退了一步,害怕道:“你……你是谁?”

    “我啊,莫……小次郎!佐佐木小次郎!”莫小飞连忙道:“我昨晚还在你们家吃饭,借宿……你忘记了?”

    “昨晚……昨晚?”竹子皱了皱眉头,茫然地摇了摇头,“我第一次见你,你昨晚怎么会在我家?”

    第一次……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