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七十九章 真相,永远藏在沉默当中

第七十九章 真相,永远藏在沉默当中

作者:夕山白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切都悄然发生了变化。

    南小楠有些颓然地方默默喝着刚刚冲好的一杯阿华田……很是心痛地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次无用功。

    根本不需要伪造什么证据,因为昨晚也送来的尸体不见了,局里也再找不到这个人的身份,众人都已经忘记,曾经在厂房发生的事情被扭曲。

    事情好像不应该是这样,但有好像它原定的轨道就是这样,似是而非的继续发展,并不是她此时的精神加速能够想得明白。

    南小楠越发感觉到这位但能的可怕之处……可怕的并非毁天灭地的力量——南小楠也为真的见过这位大能的毁天灭地之能,只是感觉这种悄无声息让真实就这样被扭曲更加的恐怖。

    昨晚夜她回来的时候,感觉到的愤怒与悲怆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火热,众人全情投入道抓捕‘朱坚强’这个人的工作当中……可是‘朱坚强’是不是真的就是这个凶手呢?

    会不会找到了这个人之后,又会陷入一个更深的泥沼当中呢?

    南小楠有种直觉,那就是真相会一直藏于沉默当中,那是谁(包括她自己)也无法真正了解的部分。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南小楠不禁深思着这个问题……本体作为一名封王不朽,在力量上几乎达到了巅峰,已经看不到未来的道路在什么地方。

    她觉得自己的原本就好像这个子世界所制造出来的核武器一样,已经达到了一种极致……只是核武器只能用于破坏,却无法做些精细的事情。

    恍惚之间,她隐约看到了另一条发展的发现……这让她着迷,飞蛾扑火般地一头就扎入了一片新的天地当中。

    嘭——!

    杯子在这瞬间坠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让正在摸鱼的小宝很是吓了一跳,他转过头来,却见南小楠此时倒在了地上,顿时打了个激灵,冲起身来。

    “南法医!!南法医,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好饿……”

    南小楠脸色苍白,胃部抽搐,饥肠辘辘,脸颊更是深深陷下。

    “……”

    ……

    ……

    俱乐部大堂中,陈明明与赵乐再一次见面——距离上次见面,时间已经超过了两天,再见的时候,陈明明已经重新拥有了考核之前,被抹去的那些记忆。

    “真没想到,明明你就是空白……”赵乐不禁苦笑。

    更加没想到的是,这几天以来,他感觉到陈明明的异常,安全是因为他正在进行的一次考核……而他自己,更加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稀里糊涂地成为了一名黑魂使者。

    可是当他知道陈明明只是一个见习的黑魂使者之后,却又感觉到不可思议……陈明明应该比自己更加的优秀才对啊。

    至于老板与女仆小姐,都是他才认识的,他很难在心中判断,这二人都是怎样的性子。

    此时,在洛邱的手上,赵乐与陈明明都完成了作为黑魂使者的转化——赵乐隐约觉得,自己的转化和陈明明的略微有些不同,但具体在什么地方,又不是这时候的他可以仔细分辨出来。

    接下来,一个巨大的黑柜,在女仆小姐的双手召唤之下,缓缓从地板中浮现而出。

    陈明明与赵乐惊奇地看着这一幕……像是一个超大的保险柜。

    “这是约柜。”女仆小姐此时微笑着解释道:“用来存放黑魂使者命灯的地方。”

    “命灯是什么?”赵乐不禁好奇。

    陈明明只是沉默应对,但目光也下意识地投向了这位女仆小姐。他知道,在俱乐部的体系当中,他和赵乐似乎是归属这位女仆小姐管理的。

    “命灯是存放你们记忆,灵魂的地方。”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黑魂使者并非不死不灭,但有了约柜中的命灯,即使你们在外出任务的时候死亡,主人也可以通过它来再次复活你们……当然,是否会被复活,也需要看主人的意思。”

    这就是俱乐部的宗旨之一,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有偿的服务。

    命灯的存放,每一个黑魂使者都需要亲自经历,像是洛老板第一个转化的太阴子,就曾经历过这种事情,包括后来的大哲与尼禄,都是一样。

    此时,赵乐与陈明明的身体,自动分离出来一枚光球……他们能够感觉的出来,这枚光球包含了自己的所有,却又不是夺去了自己的所有。

    当光球被送入约柜当中的时候,一种更为清晰的枷锁,清晰地印入了他们的灵魂深处……成为黑魂的瞬间,两人就隐约感觉到这种枷锁的存在,而此时这种感觉则是变得更加的具体。

    赵乐与陈明明对视了一眼,都不约而同地看到对方眼中的凝重……从这一刻开始,两人算是彻底的被操控在眼前这名男子的手上,生死由心,容不得半点的反抗。

    “你们工作的地方,差不多准备好了,在这之前,你们还有十二个小时自由活动的时间。”洛邱笑了笑道:“不妨先熟悉一下现在的这副身体……优夜,你来教导他们怎么使用黑魂的身体吧。”

    洛老板从现在开始,经过自己手上转化的黑魂使者已经有五个了,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女仆小姐别的价值。

    用句比较接地气的话来说,就是有事就秘书干嘛。

    说着,洛邱便转身走向了此时出现在他身后的一扇黑漆漆的门……这是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启了的临界之门。

    只是那时候的临界之门只能够在这个子世界当中开启,作为一个网点的存在,把不同的地方接入到俱乐部当中。

    当洛邱在南美洲经历了一次自我玩弄事件之后,临界之门的能力就已经提升了一次,可以开启其余的子世界。

    走入这扇临界之门的瞬间,洛邱回头看着优夜道:“传授得差不多之后,就过来陪我吧。”

    “好的。”女仆小姐双手在身前互持,优雅地点了点头。

    ……

    黑魂使者身体力量的使用,有些是不需要教授的——比如说太阴子,比如说尼禄。他们都是在成为黑魂之前,就是类属于超凡一侧的生灵,力量之余他们来说本就已经接触过,转化成为黑魂,只是从一种力量,换做另外一种力量,就好像是从使用法郎,转为使用欧元,当中的转化,自己就能够弄得明白。

    像是大哲这里,因为使用异体之源的分量恐怖,本身也并未接触过超凡的,当初就被18号扔入了次元夹缝当中,经历过了漫长的时间的潜力激发……至于陈明明与赵乐,倒是不需要进行大哲的这种潜力催发,只需要简单的教导基本力量的使用方式即可。

    甚至也不用进入次元夹缝。

    在一个白底黑顶的长方体空间内。

    “……飞行,虚实转化,是黑魂使者都拥有的基础能力,但是虚实转换,并不能够让你们抵挡所有的攻击,当对方的力量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还是会直接作用在你们的身上。”

    二人认真地听着,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超凡,如此的不可思议。

    “记住,黑魂使者的力量理论上是没有上限的,只有作为黑魂使者的身体能够容纳的力量才有上限。想要获得更多的力量,你们就需要通过使用业绩点来购买更多‘异体之源’的分量来升级你们的黑魂身躯。当然,升不升级也是随你们自愿。因为我们最基本的事情是交易,并非力量强大,就代表它能够寻找更多的金主。比如说,曾经就有一名黑魂使者,以成为元首,通过发动战争和制造帝国信仰的方式,获得了数量巨大的业绩点。”

    赵乐忍不住道:“元首,战争……帝国信仰,该不会是?”

    “不在这个世界。”女仆小姐淡然道:“另外这位使者已经处于死亡状态,它的命灯在约柜当中,并没有被赐予重生的机会……当然,以后会不会赐予重生,谁也说不定,这要看主人的喜好。”

    赵乐缓缓吁了口气,暗自记住……自己目前所见,只不过是这店铺的冰山一角。

    女仆小姐此时继续说道:“尽管并非力量强大的黑魂才能获得更多的业绩,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力量强大些,会比较方便与高质量的金主接触,也更容易接受一些难度比较高的任务。”

    “最高能到什么程度?”陈明明皱了皱眉头。

    女仆小姐微微一笑,“到目前为止,最高的任务是……灭世。”

    这笑容依然是绝美的,但看着陈明明与赵乐眼内的时候,却是那样的让他们感觉到惊恐……初时还没有感觉,但转化成为黑魂使者之后,就已经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位女仆小姐身上所隐藏的一丝恐怖。

    优夜此时拍了怕手掌,陈明明与赵乐眼前各自出现了一本大约一厘米后的厚皮书,“这个地方你们在离开之前可以使用,来熟悉现在的能力,也可以到外边走走,调整一下思绪。而你们现在手头上的这本则是黑魂使者的一些守则。基本上你们拥有很高的自由度,寻找金主的类型也限制,随你们喜欢即可……唯有一点,作为我们最高的标准,是不可触犯的。”

    “不可背叛……”陈明明低声念着。

    优夜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人的接受能力都不错……那么,剩余的时间,自由支配吧。”

    女仆小姐双手微微拎起裙摆,打了个招呼之后,便消失在二人的眼前。

    白底黑顶的空间内,只剩下陈明明与赵乐两人。

    他们从相见到现在,几乎都没有多少交流的时间,直到此时,才有了独处的机会。

    赵乐直到陈明明不是那种主动开口的类型,此时扶了扶眼镜,觉得还是自己主动些比较好,“那个……明明,之前的那把手枪,真的是你寄给我的吗?”

    陈明明没有说话,闻言只是闭着眼睛,随后身体开始雾化,然后缓缓凝聚……凝聚的时间有些漫长,是因为还不熟悉的缘故。

    一会儿之后,雾化凝聚的身体最终变成了一把银色的手枪,同时飞到了赵乐的眼前。

    赵乐瞪大了眼睛。

    只听见陈明明的声音响起:“这是我当初交易的时候买到的东西,是用我的灵魂打造出来的……好像也跟着一同转化过来的。不过击杀子弹,从寿命凝聚变成了业绩凝聚,但如果普通子弹的话,似乎没有限制,应该是根据我的体力消耗来计算。”

    “击杀子弹?”赵乐怔了怔。

    “就是一击必杀,同时无视空间距离的那种子弹,我暂时把称为击杀子弹。”

    赵乐心中大奇,下意识拿起了这把银色手枪把玩起来,只是不过数秒,手枪就从赵乐的手中脱离,然后再次雾化,陈明明恢复了模样,同时脸色似乎有些不自然。

    赵乐感叹道:“还是你厉害,有这种能力,我好像都没什么特别。”

    陈明明没有说话……他知道赵乐是正式的黑魂,而自己不过只是见习。

    “你怎么就会想到买这样一把枪的?”赵乐想了想问道。

    陈明明摇了摇头……每个人都有些藏在心底的说话。

    至于为什么会想着买这样一柄手枪……大概自己真正想要杀死的,是那个懦弱又不敢哭泣的自己吧。

    经历了这一切,陈明明多少有些明白自己的心意。

    “对了!还有一些事情我不明白的。”赵乐似想起来了什么,“你后来是怎么处理拿走的那些…部分的?”

    他说的是王亮不见了的尸体。

    “烧掉了。”陈明明淡然道。

    赵乐吞了吞口水……这还真像是陈明明的风格,干脆利落。

    但他同时有些明白这种行为是为了什么,当尸体缺失了部分,只会把警方的目光再次偏移,让警方陷入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漩涡当中,不停地转着圈。

    “王亮……真的是你杀的?”赵乐皱了皱眉头,低声问道。

    陈明明深深看了赵乐一眼,摇了摇头:“不是我,我去到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赵乐心中一怔。

    陈明明点点头:“我确实有杀死他的打算,当时的计划也包括这一环,所以在动手之前我做了不少的准备工作。在12月1号那天之前,我就试过潜入了王亮的家中,安装了针孔录像,打算找一个研究他的行为规律,同时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

    本来拍摄下来的视频,原本计划中会在陈明明出国之后,寄送给警方。最差的情况是,通过这个视频来洗去赵乐杀人的嫌疑,同时创造出‘空白君’的这个凶手的身份。之后陈明明会在国外选择失踪,他所患有的病是无法治疗的,所以只打算找个无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就这样静待死亡,同时给父母留下一份念想。

    至于现在,自然不用……只要业绩足够,他倒是可以常常‘回来’。

    “那……”赵乐张了张口。

    陈明明回忆道:“那天我在看王亮的时候,他似乎是突然之间头痛,接着吃了点止痛之类的药物,不久之后就倒下来了,像是昏迷了过去。我看了很久,发现他没有再动,连呼吸也没有,不像是睡着。我就去看了一下,发现果然已经死了。”

    “这……这到底是谁杀了他?”

    陈明明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是这样岂不是更好,如果连凶手也不是凶手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只会在套上一层谜团,或许永远也解不开。不过想要知道的话,也简单。做点生意,用业绩点购买,老板肯定会告诉你。”

    ——真相,永远藏在沉默当中。

    赵乐缓缓吁了口气,苦笑道:“我宁愿用来帮我姐姐买点东西。”

    ……

    ……

    数天之前,审问室内。

    龙哥怒道:“我当时那个气啊,看着小子撒腿就跑,也没想那么多,随手拎起了一个酒瓶就扔了过去!没想到还挺准的!直接爆了这小子的脑袋!”

    “然后呢?”周玉笙没好气地瞪了一眼。

    龙哥这才耸耸肩:“这孙子也没停下来,我追了一路,愣是给这小子给跑掉了。我还寻思着到这小子上班的地方逮他来着,没想到第二天就被抓进来了……啊SIR,你们说,我这算不算是立功表现?能不能减刑的?”

    周玉笙目无表情道:“减不减我不知道……不过你按照你刚说的,你涉嫌非法对他人使用暴力,倒是证据充足了。”

    “啊?这……啊SIR,我记错了,我当时只是和他聊天而已,我没打人,真的没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