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六十四章 每到花时恨道穷,半生光景半生空

第六十四章 每到花时恨道穷,半生光景半生空

作者:夕山白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茹皱了皱眉头。

    因为她在外套的口袋之中,摸到了一样她完全没有印象,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东西……一张黑色的卡牌。

    她对她目前持有的东西都十分清楚,唯独是这张黑色的卡牌,她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离开那条小巷子的时候吗?还是更早之前?

    是谁放到了她的口袋之中?

    未知让她停下了脚步。

    但距离晚上九点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却停下来了脚步。

    实现愿望的卡……能够换来实现愿望的交易机会的证明,而代价是:任何。

    只要值得,便可以作为代价。

    这是她摸到了这张黑色的卡之后,悄然地从她的脑海之中冒出的念头。但她却很快又再一次迈开了自己的脚步。

    她栽了种子,不停地浇水,如今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收成的时间。

    她怎么可以让疑惑把自己停下来。

    她需要收成这个果实。

    她的心中有一个巨大的空洞……她知道,唯有这种收成的果实,才能够暂时堵住这个空洞。

    死亡的果实。

    幸福之人却不得已落入绝望时候所诞生的果实。

    他们死前所有的悔恨和痛苦凝结而成的果实。

    唯有亲自在现场,唯有亲眼看见,唯有触摸到那所有东西一瞬间破碎的一刻,那种发自心中的愉悦,才能够去填补心中的空洞。

    她甚至能够看到那大楼的天台上的人影……太高了,她无法看清楚这人影的模样,但是她知道到底是谁坐在了那里。

    惊恐着,后悔着,自责着,绝望着……她似乎已经听到了天台上那个女孩的哭泣声。

    无法控制了……她的嘴角微微地上扬着,正在等待着果实成熟的那一刻……那种甘甜,那种醇美,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享受。

    因为不是第一次,所以她懂得它的美味!

    “是不是,很高兴。”

    前方传来了这样的话……赵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她不是不知道她的前面走着一个男人过来。

    事实上,越是这个时候,她就越是小心翼翼。但她可以确信自己没有见过这个带着眼镜的普通面相的家伙。

    她的记性很好,真的很好。当她第一次被抓入警察局的时候,她几乎就记住了她一路上碰到过的所有警员的相貌。

    男人就在她的面前一步不到的位置,她左边的位置,她左边即将从她身边走过的位置——而且,男人也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一切都显得那样的自然。

    可男人却说了第二句的话:“可惜啊,高兴的,快乐的东西,最终都会离你而去。你永远得不到的……感谢你为我提供了这么优秀的……材料。”

    赵茹最后只是听到了这句话,她的意识仿佛一下子变得空白了起来,她下意识地转过了身去,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最后消失在拐弯处。

    她更是下意识地抓向了自己的胸前,一如往常那样抓紧那颗能够让她安静的黑水水晶吊坠。

    可她发现,她这次抓不着了。

    不见了。

    不见了。

    不见了。

    而有一种痛,也开始在她的身上飞速扩散,赵茹下意识地在自己的腹部上一摸……温热的液体,正潺潺地从她的身上流出。

    她忽然看到了,深不见底的,深渊。

    ……

    “马SIR,目标有古怪!她又停住了!”

    “马勒戈壁!行动!马上行动!!刚刚走过的那个男人,找人去追回来!”马厚德直接把手上的望远镜甩掉,一手就拔出了自己的手枪,连忙就带着人冲向了下楼的电梯!

    而在街上埋伏这的警员,则是更早一步地来到了赵茹的面前。

    “站住别动!”

    一共警员,从马路的对面,以及就旁边的商店一下子冲了出来!他们同时举高了枪,指着了赵茹,“投降吧!”

    但她却一直没有动……仿佛失去了什么一般。

    一名警员摆了摆头,他旁边的另一个警员此时点了点头,便一步步地走到了赵茹的身边,一手拿出了手铐。

    可是当他手按在赵茹肩膀上的时候,眼前的这个在逃的女人,却忽然倒在了地上。

    当警员掀开她的外套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腹部早就已经插入了一把小刀,血已经止不住了。

    “该死!刚刚那个男人的!他到底是怎么下的手!”

    怒骂了一句,这名警员连忙前冲,从那拐弯的地方追了上去!

    马厚德终于带着另外几人赶了下来了,他也终于抓到了赵茹。

    可马厚德没有笑,没有一点的喜悦。

    “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到了!坚持住!”

    马SIR抓住了这个本应该有着大好年华的女人的手,用力地道:“坚持住!告诉我,杀你的人到底是谁!是谁!!”

    可是他所抓住的这个女人,此时只是张了张口,便不说话了。

    她只是看着天空,看着城市灯火以上的黑……似乎她能够看见的,所有的东西本来就是黑色的。

    她忽然变得冷了,她内心的那个空洞,仿佛一下子变大了……吞噬着她。

    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这是马厚德这一辈子所见过的,最绝望的眼。

    “马SIR,等不及救护车了!我们开车送去吧!”一名警员提议道。

    马厚德点点头,连忙吩咐着人把赵茹搬上了私家车。这之后,马厚德狠狠地砸了一下旁边人行道的护栏,才对着无线麦道:“那个男人跟上了吗?”

    “对、对不起马SIR,找不着人了!”

    “干!”马厚德又是重重一拍,接着道:“王悦川呢?王悦川?王悦川?”

    “马SIR,王悦川好像离开了天台了……我们联系不上他!”

    马SIR第三次拍打着护栏,怒道:“顶你个肺!!”

    ……

    ……

    “绝望,绝望……绝望真好。”

    曹煜脱下了眼镜,他此时更愿意脱下自己的眼镜来打量。

    带着一点迷醉的目光,他打量着手中的这块黑色的水晶吊坠。他人此时依在了一块公交的站牌上,而项链就这样地被他提起,在他的视线水平面上自由地左右摆动着。

    有了这个东西,他相信他的魔力又能更进一步……那本古书上的某些未能使用的术,大概也能够开始修炼了吧?

    “你喜欢绝望吗?”

    “当然。”

    水晶吊坠还在曹煜的眼前摇摆着,他是如此的沉迷,以至于听到这样的问话之后,几乎就没有想过,直接就说出了心中的答案。

    但谁会来给他说话?

    曹煜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就舒开。他轻笑一声,从身上掏出了那个正二十面体的拳头大大小的东西,“原来你还有力气说话吗?真不错,想来可以把你炼制成为一样很好的道具。”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喜欢绝望是吗?”

    “重要吗?”曹煜摇摇头,忽然道:“不过,我现在忽然想要改变主意了。像你这么特别的游魂,我还是第一次碰见,我想我要好好地研究一下才行。”

    “回答我,你是喜欢绝望吗?”

    曹煜没有回答,冷笑了一声,便把这个正二十面体朝着自己的衣服收去……可当它即将被收拢的时候,曹煜却感觉到了一点不妥。

    一些很轻微的触感,此刻正在他的掌心之中蔓延……这个正二十面体,在裂开!

    曹煜脸色微变,再次掏出掏出来一看,可就在这瞬间,它便已经彻底地碎裂,化作了无数的粉尘!

    那个黑影,已经在他的面前……就好像她从来没有被困住过一样!

    “你……你对我用了幻术?”曹煜眯起了眼睛,他慌,但并没有乱。

    他这里没有他布置的东西……他搞错了一些东西,他又一次低估了这个游魂的力量!他打算和对方正面硬碰,他需要寻找逃离的机会。

    “幻术?”黑魂十八号轻蔑道:“你有这个资格,值得我对你使用幻术吗?只是你这东西……根本困不住我。我只是在里面呆着,让你帮我做事而已。”

    “你说什么?”曹煜皱了皱眉头。

    黑魂十八号淡然道:“愚蠢的家伙……你知道吗?真正的黑魂使者,是善于利用一起有利的条件啊。既然你原本就是打算把这个女人逼上绝望的深渊,勉强地和我的目的一致……我又何乐而不为呢?桀桀桀……”

    曹煜不知道什么是黑魂使者,他只是本能地感觉到面前的这个黑影……他看到了那黑袍帽子里面的那张丑陋至极的巫婆般的脸!

    身体忽然不能动弹了!

    那些刚刚从他袖子之中滑出的水晶也一下子落在了地上,弹跳弹跳。

    这是第一次……从他得到了那本古书以来的第一次,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竟是如此的渺小!

    “你……到底是谁?”

    “你不配知道。”黑魂十八号靠近而来,伸出了手……那是像是枯枝般的手掌,然后拼凑着如同白骨般的手指。

    手指在曹煜的脸上轻轻一刮而过,黑魂十八号笑道:“不过有一样东西我倒是可以告诉你的。那就是,你并不是能够采摘的人。这个世界上,唯有一人才能够拥有采集这世界万物美好的资格……我的新主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喜欢绝望吗?”

    黑影猛地一下,笼罩了曹煜。

    ……

    ……

    医院急救室内。

    “医生,病人的体温在急速升高……”

    强光灯下,医生和护士正在急着给这位刚刚被送来的腹部中刀的女人进行抢救。

    但就在此时,正在更换血浆的护士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并不是她碰到了什么让她主动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而是她无法知道自己已经停止了下来。

    医生的动作也停止了,但他的双手依然还是举着着。看着仪器上数据的护士的动作也停止了。

    这里的一切都停止了……唯有那些仪器还在正常的工作之中。

    “您找我吗?客人。”

    手术台上,赵茹忽然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看到了刺眼无比的手术台上的聚光灯……还有一道模糊的人影。

    她感觉到,有什么人,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掌。

    这给予了她一种神奇的力量,她的视线变得清晰了……但她也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终结。

    因为在这次醒来之前,她就已经看完了自己的一生。

    一生的走马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