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五十章 思念的发夹

第五十章 思念的发夹

作者:夕山白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从,从那家书店淘到了古籍之后,崔佛教授对于《死者之书》的翻译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根据崔佛教授翻译后的整理,王悦川暂时知道,这本能够让人使用魔法的书,里面大致上分作了三个不同的篇章。

    操控、诅咒、制作。

    另外就是书中所提及到的“神文”的概念。按照《死者之书》的描述,一切的应用就建立在“神文”的应用之上——也就是用正确的读音来读出“神文”,通过言灵的作用,来构建一个魔法的开始,进展和结束的整个过程。

    《死者之书》上并没有过多地介绍真正关于一个魔法的教程……仅仅只有最基础的阐述。当然也不等于说完全没有——比如说,王悦川之前一直尝试但也一直失败的那个魔法,就存在一个教程。

    后来知道这是“制作”篇之中的唯一一个教程。

    是的,唯一一个。

    《死者之书》就是这样的一本书,它给你展现“神文”的存在,同时更为着重的是这种“神文”的使用思路,然后里面就充斥着大量编写这本《死者之书》的人的私活……对方方面面的感悟。

    “简单来说,就是给你展示一个公式,然后你以这个公式去解开各种的问题。”

    这是王悦川对崔佛教授冗长的说明之后,一个立马的总结,为此崔佛教授还十分的不满——但王悦川并不在意崔佛教授的这些。

    因为有了正确的“神文”的读音之后,他已经确确实实地完成了之前一直失败的那个记录在制作篇之中的唯一一个的视例魔法。

    这是一种很奇妙和不可思议的触觉——来自他自己的眼睛。他能够看见那个被自己完成的以普通水晶粉末末等等作为原材料小小人偶,此时就站立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之上,但同时他,他也能够通过这个人偶的双眼,看见坐在了沙发上的自己的模样。

    当然从人偶的视线来讲,清晰度有些强差人意,如同大近视眼一样。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制作手法初学乍练并不完美,另一方面是因为制作材料的低质量。

    并且,还需要学习操控篇上的内容,才能够真正地驱动这个只有巴掌大的人偶活动起来……

    王悦川现在心中基本上已经笃定,在过去他曾经破获的几件性质恶劣的连续杀人案件的背后,已经死去的曹煜必定是作为幕后黑手而存在——通过《死者之书》的得来的能力,他要做到在监控镜头之下,如入无人之境似乎不是艰难的事情。

    那些佩戴在犯人身上的黑色水晶吊坠……恐怕也是曹煜当初想要获的材料吧?王悦川想起自己和那几个杀人犯接触的时候,一旦失去水晶之后,犯人都变得情绪激动,情难自控的情况。

    但这种水晶到底是天然的,还是人为制造出来的?

    正自暗想着的时候,崔佛教授从他自己的房间之中走出。王悦川看他穿上了外套的样子,下意识皱眉问道:“教授,你要去什么地方?”

    崔佛教授摇摇头叹气道:“翻译碰到难题了,想要出去走走,放松调整一下,或许能够得到什么灵感。”

    王悦川点了点头,并没有怀疑这一点……哪怕是他自己从前破案,如果碰到攻克不下的难题,也会打算放松一下自己。

    “出去没问题,但是……”

    “哦,对……我知道。”崔佛教授点点头,一脸不怎么情愿似的,从衣服里面掏出《死者之书》,交到了王悦川的手上。

    王悦川此时淡然道:“我理解你们翻译者的心情。但这本书我不希望它有什么错失,所以也希望教授你能够理解我。”

    崔佛教授耸耸肩,随口道:“我晚上估计得晚点回来,我想要喝点酒。”

    王悦川同意了下来,崔佛教授便直接出了门。王悦川再次坐回到原来的地方,把手掌按在了这本《死者之书》的封面之上。

    毫无疑问,他没有可以去翻译这本死者之书的知识,但是并不妨碍他能够感觉出来,使用魔法的时候,手持这本《死者之书》能够带来更高的成功率,以及也没有这么累的这一点。

    它,或许还不只是教程那么简单,甚至可能本身也是使用魔法的材料之一……王悦川相信作为翻译者的崔佛教授会比自己更早认识到这一点。

    深呼吸一口气,王悦川拿着了《死者之书》,悄悄地打来了崔佛教授房间的门,他找到了从书店买来的那本古籍,还有教授随便写在了笔记本上的翻译的思路。

    既然没有相关这方面的知识……那就学吧,学得了多少算多少。

    王悦川并不是一个喜欢依靠别人的人,更加不愿意把控制权更多地让渡给对方。

    ……

    才刚刚离开了王悦川的住所,在楼下的时候,崔佛教授就抬头往上看了一眼,眯起了眼睛。

    作为能够翻译《死者之书》的人,崔佛教授也有自己的打算——对于这位翻译者来说,在翻译了《死者之书》之后,他发现这本魔法书对于老年人实在太不友善。

    哪怕他更早地掌握“神文”的读音,他都无法独立地完成王悦川已经完成的那个魔法——往往都是在最后的一刻失败,并且就算是手持《死者之书》的情况之下。

    体力、精神、意志甚至是生命力等等,似乎都是使用魔法的原动力的因数之一……它们统称为魔力。

    “王……你实在是谨慎的像是蛰伏的毒蛇。”崔佛教授忽然冷笑,“操控、诅咒、制作……可是还有第四篇章,我可没有告诉你啊。”

    第四篇章——灵魂。

    崔佛教授并不难想象到一点,那就是王悦川并不会一直都依靠着它来解读这本《死者之书》……书上介绍的力量实在是太颠覆认知了。

    面对着这种力量的诱惑,崔佛教授并不认为王悦川能够抵抗的了……没有人能够抵抗得了。

    “你就好好地研究我的那些笔记吧……”

    教授这会儿叫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去了一家清吧,一个人在昏暗的角落里面静静地喝着酒——翻译在什么地方都能够早,书上的资料早就录入了电子设备。

    比起和王悦川共处,时常要担心这条毒蛇的情况下,这个地方反而能够让崔佛教授的思维更为的清晰。

    “灵魂可以不死,甚至永生……只要,能够找到新的躯壳……”教授一个人喃喃自语,看着手上的平板电脑放佛魔症了起来。

    此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打断了他的思绪。教授皱了皱眉头,但是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最后还是调整了一下心态。

    “你好,汤姆。”崔佛教授淡然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这是他的一位朋友,也是一名律师。

    “崔佛,你让我办的事情,我都办理好了,就差最后的确认了。”汤姆飞快地说着:“但是老朋友,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你的妻子和儿子,都十分的反对你这种做法。他们表示钥匙你一意孤行的话,可能会去法院提诉你啊!”

    “这些财产都是我个人的,我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顾虑他们。”崔佛沉声说道。

    “那好吧……你名下的产业,存款,以及所有的保险等等,我能够找到的做贷款的我都给你做了……按照你说的,只是找民间的借贷,不管利息多重,只要最多的额度,金额大概是五百七十万澳元。”

    “知道了。”崔佛教授和汤姆简单地说了两句之后,就马上给挂掉了长途电话。

    不久之后,又有了另外一个不同名字的来电——这个是崔佛所认识的另外一个银行经历。

    “你好,崔佛教授,关于您所做的那份产权抵押,我们已经批下来了……”

    然后是出版社的电话,“教授,你确定要永久性地让我们买断你所有的著作权吗?”

    一个个的电话……在最短的时间内,这位有着身份地位的教授,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经济上的诈骗犯。

    最后,崔佛打了一个电话,缓缓地道:“刘先生,我想我们可以再谈一下你手头上那颗黑钻的事情了。”

    “可以,什么时候?”

    “三天之后如何?”

    “三天?我手头上有不少的买家,恐怕等不了你了吧?”

    “刘先生,我相信我的价格,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其他人不会比我多。”

    “两天,只能两天!”

    “一言为定。”

    ……

    ……

    俱乐部。

    “……上面的二楼,除了主人和我的房间之外,你可以随意进入。另外二楼还有一间房间这时候这时候正在工作,能不打扰就不打扰。”女仆小姐正在给大哲说明一些事情,“另外,负一层是库存和主人的书房,如果没有主人允许的话,也不能进入。”

    大哲点了点头,默默地记下这里的规矩——其实并不多,除了无法背叛老板这一条之外,似乎都十分的宽松,黑魂使者有着相当大的自由度。

    “那负二层呢?”大哲好奇地问道。

    优夜正色道:“负二层,唯有主人才能进入。任何的使者,包括我,只要靠近的话,都有危险。记住了。”

    “清楚。”大哲还是点了点头,忽然问道:“那我是不是还要和别的黑魂使者打招呼?”

    说这话的时候,女仆小姐已经带着大哲转了一圈,然后来到了厨房的位置。

    此时,女仆小姐正在给精致的鸟笼餐盘上摆放着大哲根本喊不出名字来的食物,没一件都像是艺术品似的食物。

    “九号正在执行主人的任务,短时间恐怕不回来。至于十八号,因为自由度的问题,没准你明天就能够看见,没准很久之后。”优夜淡然道:“至于楼上的太阴子,现在乐不思蜀呢,你或许可以尝试喊一喊他。除此之外,1号,666号等的这些黑魂使者都在休假当中……对了,666号应该快要结束假期了。有机会再认识吧。”

    “666号?”大哲一愣,一方面惊讶黑魂使者能够达到666这个编号,一边也在吐槽666这个数字——国人对于666有着很深厚的情谊啊。

    优夜捧起了放好了餐点和茶壶的托盘,微微一笑道:“这个数字好像在这边有点儿有趣的含义。不过在西方来说,就是另外一种意思了……当然,这也只是人为的界定,你可以不用太在意。”

    大哲点点头,然后道:“那个,我来帮你吧?”

    “不用,伺候主人的工作,我来就行了。”优夜淡然道:“别学了楼上那位的心思。”

    大哲看着优夜的背影,搓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他并没有停顿多久,马上就追了出去。

    经过走廊上一面镜面装饰的时候,大哲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成为黑魂使者之后,再次恢复到了年轻的模样了。

    ……

    “已经都介绍过了吗?”

    “嗯,都了解过了。”女仆小姐在老板面前放下了一杯热茶,“主人出去一趟,就带回来了一个新的黑魂使者呢……而且还是能够使用湛卢的人。自从百年前那次讨伐使用湛卢的使者死亡之后,它就一直找不到适合的使用者了。主人这次是为了做准备吗?为了蓬莱……”

    洛邱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他忽然翻开了手掌,一点荧光从他的掌心之中飘出。

    荧光徐徐升高,来到了优夜的双眼之前,荧光和她湛蓝的眸子相互交辉,女仆小姐下意识道:“好美的思念。”

    “对啊。”洛邱笑了笑道,“但用来祭献的话,就太可惜了。”

    “不过祭坛应该会很喜欢的。”优夜笑了笑道。

    洛老板这会儿另外一只手掌上却也出现了一团的桂花——它们就像是新鲜摘下来的一样,娇艳并且带着清香。

    优夜眨了眨眼睛。

    便看见这些桂花在自己主人的手上开始散开,然后渐渐地化作了水银般的颜色,一段段小小的银色桂花开始排列,最后边做了一个小巧精美的发夹。

    浮动的荧光此时一点点地融入到了这个发夹之中,给它渡上了一抹清淡的色彩。

    洛邱把新做的发夹拿在手掌,然后别在了优夜的长发上,才轻声道,“那你,会喜欢吗?”

    “最喜欢了。”

    请您,请您要一直一直地,永永远远地都是我的主人……可以吗?